一天的心情,有時候就是取決當天所遇到的種種人事物的組合。

從 吉印咖啡 口中得知附近鄰居ChéRi BiBi這兩天有店內市集可逛,推薦老闆的『煩惱相談所』。本著有點宅的性格,原先打算滿足咖啡癮後就直奔回家。但有時好像就是頭腦慣性說不要,其實內心就偏偏告訴自己去一下又沒差。大概就是這樣的概念。(放心,不是我們人格分裂)。

這天,來到台北永春捷運站附近的ChéRi BiBi咖啡廳,與老闆的“副業” 煩惱相談所相遇,一個晚上互相解惑,超展開。


煩惱相談所 提供分析、選擇,也很擅長閉嘴聆聽

ChéRi BiBi:你好,你想要聊什麼?

大概只有尷尬5秒,我先是問他如何開始這奇妙的諮詢服務,他說自己從以前就覺得和別人的想法和思維有點不一樣,很好奇人類,很好奇大家都在煩惱些什麼?或許是自己的道德感和價值觀和一般人不同吧,往往給出大家意料之外的回饋,也達到幫人解惑之效。

 

ChéRi BiBi的開店日記比一般粉專貼文來的有人氣,在網誌上公開了「煩惱相談所」的諮詢服務,自我宣傳。有些是本來客人來諮詢、也有些是來諮詢後成了客人。

來到「ChéRi BiBi附設 煩惱相談所」的人,不外乎問的是…感情、感情、還有感情

 

遇到感情問題時,有時會問對方:『你到底是喜歡對方這個人? 還是喜歡喜歡對方的那個自己?』

 

至於被問到現在如何讓興趣和現實達到平衡呢?老闆一臉帥氣地回答:「這件事情很好解決,因為我也是。我跟你說,所有事情只有四種:

  1. 想做可以做得到
  2. 想做做不到
  3. 不想做也做不到
  4. 不想做但做得到

 

所以懷疑是在決定前要懷疑的,所以已經決定的事情就別再懷疑了。 」

圖片來源:ChéRi BiBi’s FB

揉麵團的自我療癒
這間店也是且戰且走。大家都說恭喜他完成了夢想,但他說最初並不想開店的。
「我喜歡做麵包,我是從自學開始,當初會開始做麵包是為了療傷…。」

( 忍不住插嘴問到:情傷?)
「喔不是不是,我不會有情傷這件事。」

老闆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。自己滿早就了解到自己的個性不適合走律師或檢察官這種工作,畢業後父母滿擔心,自己也想說該去找一份可以維生的工作。法律系的邏輯訓練下,很容易受什麼訓練就慣性使用哪種思維工具。加上水瓶座的個性,自己很愛觀察人,特別是一些小細節。從小細節看出一個人的邏輯,就能看出他的做事態度。這套觀察也適用在僱用員工的面試準則。

喜歡東學西學,畢業後學了配音後來也接一些配音case。(這也是為何這天市集上他本人除了「煩惱相談所」,也分身另一攤「生聲」的攤主,主要以不違反法律原則提供聲音錄製服務。 )要不是因為後來甲狀腺有腫瘤的關係,開刀後特別容易疲勞,不然真的很想要以配音維生。他說。
不過,這也成了ChéRi BiBi與麵團相遇的起點。

因為當時甲狀腺有腫瘤,開刀做了放射線的治療後,有長達一年的時間選擇窩在家。一年間哪裡都不想去,該看的電影看了、吉他也彈膩了、想做的事都做完了。心情十分煩躁。有天發現家裡有麵粉和酵母粉,就這樣開始揉起麵團。從麵團的膨脹,感覺做麵包實在很療傷。

「所以我做麵包是為了療傷」

從自學開始,後來也去了職能訓練中心學習。也去某知名賣場當過臥底,看看大量生產這種模式是不是自己要的。後來又去了日本的法國藍帶學校學習法式烘焙。

做老闆我不行
做麵包還可以

從日本回來後,本來是要去打算朋友打算開的店內做麵包的,「當員工還是比較好。」他說。後來因為種種原因,朋友開店計畫有變,加上自己回來也沒有固定收入…就開始以工作室的方式接單賣麵包,後來因為機器放不下又遇到這個空間,總之通通都是誤打誤撞。

圖片來源:ChéRi BiBi’s FB (R發喉音,近似於謝he逼逼,真的念不出來就叫BiBi好了。)

ChéRi BiBi粉專大頭照很清楚地標明外帶自備容器,在粉專上說明他們最初希望盡可能使用完全可分解的一次性包材,但不是有添加塑膠微粒就是尚未能量產(葉材),所以請客人外帶或打包都自備可直接接觸食物的容器來,他說:「重複利用現有包材真的滿好,比使用完全可分解的一次性包材更棒。」

不過關於消費者對於一間店應該有的樣子,會有一個既定樣貌。這件事在剛開店時不免成了容易被幹剿的點,也因為一些堅持流失了客源。

談回「煩惱」,老闆說真要說有什麼煩惱可能就是這個吧。

「現在在痛苦的道路上,覺得沒有當老闆的才能。畢竟也有雇人,沒有辦法像工作室時期那麼隨心所欲。真的不做就收店什麼的…。對於金錢那塊,現在也是還在摸索那個平衡點。其實一切總歸就是「平衡」 。」

我們的對話 

一日一咖啡:
「同為邏輯派思考,我也常常沒事在討論這個問題,怎麼讓理想與現實達到一個平衡?也不能說任何事情都憑感覺行事啊…。
怎麼樣讓這兩者是並行的?真心想做的事情,並且找到方法去做,而那個方法要是自己喜歡的。不是先為了賺大錢,去做一個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。」

ChéRi BiBi:
「對對對,就像你說的…用自己的方式,但是讓自己維持生活所需。不要不開心、不要違反自己的意願之下就變成要有所取捨。我捨得最快的是錢 ,但也不能全捨。開源或節流,既然食材和店內營運人事成本捨不下,那就只好開源,但開源我得做我擅長的事情,所以我就賣麵包。
最近試著在店內的半開放區賣麵包,攤車上販售剛出爐的手工麵包。每月兩天的市集也是一種方式,而且對我這個內向人拓展交友圈也很有幫助,像這次的摺紙攤位,要不是他們來報名我可能也不知道有這麼有趣的東西。」

 

選自己比較舒服的方式做,
所謂的直覺和感覺就是這樣吧。

有些決定就是聽起來:喔對,可行。但就是覺得痛苦、不想,那就不要。這跟內心的不確定,OS: 我可以嗎?又不太一樣

如果不會不舒服,那就試試看。

行得通 或 行不通? 我們就不斷地做實驗吧。

如果沒打算用主流的方式做的話,就只能這樣不斷地做實驗。且戰且走,看這樣行不行得通,行不通的話那再換另一個方案,再做。

總有一個會比較行得通,

如果行得通,就再level up成為 2.0版本,看看哪一個方向是對的。

 

過程中勢必還是有一堆問號和煩惱,但所幸在這路上,還是幸運地像這天突然決定走進一家店,獲得一點共鳴的感覺,回頭就像老闆說的,再實驗看看什麼可行什麼不可行吧。

共勉之

 

monsterid

A COFFEE A DAY

咖啡香飄阿飄地在世界各個角落,用嗅覺記錄我們的咖啡人、咖啡事。

More Posts - Facebook

Comments